獨留國外發聲難有份量 – Carl von Ossietzky

Pacifist editor Carl von Ossietzky:  After the Reichstag fire on 27 Feb 1933, not just the Communists but activists like Ossietzky were also arrested. Had he had a few more days, he would surely have joined the vast majority of writers who fled the country. But he underestimated the speed with which the Nazis would go about ridding the country of unwanted political opponents. He died of TB in   concentration camp in 1938. His 1935 Nobel Peace Prize was interpreted as worldwide censure of Nazism. Bild 183-R70579

Carl von Ossietzky (1889-1938 卡爾·馮·奧西茨基),一生奉獻於反戰運動。熾熱的輿論界中,是位倡導議會民主的左翼政論者。1927年起任左翼週刊《世界舞臺》(Die Weltbühne) 總編輯,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威瑪共和是大戰戰敗產物,當中短短十數年期間,世局纷擾,但在憲政之下,社會有相當自由空間,其間無論學術、科技、建築、藝術、文化以至民間社會,均有多元長足的發展。共和國成立之初,各地不同政見政團已經林立,路線光譜極闊,當中有不少力主反戰的團體。而 Ossietzky 一直以來,就在全國反戰運動的前沿。

共和國因戰敗受國際制裁,不滿其苛刻,軍方暗中違反公約,在敵人的敵人蘇聯境內秘密擴軍,以繞過國際監督。但為左傾翼自由知識份子週刊 Die Weltbühne 得悉此事。當Ossietzky 在27年接手週刊總編,繼續跟進,其間跟政府在不少時務上角力週旋。29年週刊報導部隊M (Abteilung M),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報導記者避走國外,留在國內的 Ossietzky 作為總編,被指叛國及從事間諜活動遭受檢控,31年罪成被判18個月監禁。他在32年聖誕獲得特赦。

32年大選,受全球經濟蕭條打擊,民心向左右兩邊極端走。中間遍右政府未能取得多數,而令保守派、中產及商界不安是,一直蘊釀發動工人革命的共黨得票達16.9%。面對政治困局,中間偏右政府,選擇顆拍國家社會主義黨。反正,右派政府亦討厭議會民主,根本無包袱。這個原本籍籍無名的激進政黨,今次在云云極右中跑出。博弈近一年,政府終於同意以總理職位為作價,促成聯合政府。右派深信有德高望重的元老總統壓陣,駕馭總理卓卓有餘,再準備來年3月國會大選,穩住失控的局面。

當一眾憂懼無產階級革命之際,新總理動員其黨內武裝組織,在街頭針對共黨連番攻擊。無幾耐,2月23日,警察部到共黨總部,大舉搜證,再指其密謀政變,於是查封共黨。緊接著,四天後27日,國會議會大樓大火,當場拘捕縱火少年兇徒,並確認為一名外國共產黨員。翌日28日,總理向老總統呈請,基於國家及國民安全,即時通過緊急法令,暫停憲法就國民結社、集會、罷工、新聞自由等保障,擴大總理權力,大舉拘捕國家敵對勢力,除共產黨成員,亦牽連溫和左翼的社會民主黨。3月的行動對象,其實並非限於政黨,同時乘勢查封及並拘留其他異議者,當中有剛獲釋仍選擇留守國內,並一直批評新政府的 Ossietzky,他在3月1日被拘留。

輾轉三年,西方社會為表對新政府的不是,36年向拘留間染病的Ossietzky 追頒諾貝爾和平獎。國家曾向 Ossietzky 開出條件,讓他拒絕獎項,但雙方最後企硬, Ossietzky 餘下日子一直無審判下被拘禁,無法領奬。而國家其後亦向諾貝爾獎說不,自行發展自家奬項,那是後話。

照片所見,大約36年拘押期間,Ossietzky 面前黑衣人並非獄吏,而是黨親衛隊成員。Ossietzky 在拘留集中營初受勞役,更染得肺結核病,延至38年病逝。他身故時,燒燬的議會其實再無恢復,國家社會主義黨成為唯一執政黨,集威權領導全國。國家廢黜共和,成立帝國,總理登上帝國元首。新帝國,代表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榮耀與氣象。

wb_11_33_titel (報禁前最後一期。33年 11號)